物是人非

    那一天,夜色微凉,我们相遇,期盼了那么久,最终还是默默无言,感情没有时间的限制,像极了一个囚笼,把我们困在里面。对视良久,眼神传递着不舍,最终你转身走远,寒风凌冽,冻僵了心脏,张嘴想说些什么,却不知从何说起,杵立良久,默默转身,点起一支烟,深吸一口,一辆白色的大众停在我的面前,上车,司机关切的说:兄弟,还好吧?我叹了口气,一股燥热涌上心头:走吧,这家太贵,快餐都要800!换一家!

71 评论0

    评论列表

暂无评论

footer